第962章 谢恩(1 / 2)

上官楚脸色稍缓,他知道孤本的价值,更知道武功秘籍在庆山心里的位置……但是很显然,宁修远也知道。

他并不会因此就怀疑庆山忠心,就像他并不会怀疑庆山此刻说的话。他既答应了烧毁那本孤本,便绝不会食言,哪怕再如何不舍得。他也不会怀疑宁修远会对他下手伤他性命,宁修远所图的不过就是让老爷子出出气罢了——不过就是小打小闹。

但是……

他垂眸看着庆山,冷声交代,“换个人来伺候着,然后你自己去领罚,这阵子别在我面前出现了。庆山……你永远记住,本公子要的,不是一个会替我思考决断的手下。”说罢,上官楚再不曾看庆山一眼,也不曾替他解开五花大绑着的绳索,就这么背着手往屋里走。

庆山怔怔看着背手离开的上官楚,此刻的这个男人和之前龇牙咧嘴着进来的上官公子……判若两人。之前的,是上官家的独子,是琼浆玉液、锦衣华服娇养之下的上官公子,而眼前的这个男人,是手握江南半数财富的楚公子、是以文弱之身掌控庞大消息网、训练百余名精英暗卫、死士的楚公子。

庆山默默低头垂眸,他知道上官楚的意思……自己的职责是保护他,而不是替他决定当下需不需要保护。

权衡利弊间,自己就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。

……

午膳过后没多久,陛下的赏赐就到了。

比之之前送去驿馆的有过之而无不及,金银财宝数不胜数,还有一块加盖了皇帝私印的“巾帼大家”的牌匾,由四个太监抬着,沿途还有侍卫敲锣打鼓着,浩浩荡荡地送来。

张德贤笑地见牙不见眼,对姬无盐的称呼也从“姬姑娘”变成了“姑娘”,明显亲厚多了……主要是这一次那小丫鬟悄悄塞过来的是个荷包,他随手捏了捏,厚厚一沓。心下自是乐了,连连作揖谢过,心道这江南富商就是不同,给赏钱从来没见着过碎银、银锭,都是给大面额银票的。

阔气!

阔气的姬姑娘使了银子,说话间自也随意了些,直接问张德贤按着规矩自己是否需要此刻更衣随他进宫谢恩?

张德贤也乐意提点,笑呵呵地应着称是,又道,“赏赐名义上是给姑娘一人的,但实际上陛下赏的是整个姬家。当然,谢恩是不需要这么许多人一起进宫的,陛下身子骨刚好,也经不起这折腾不是?老奴觉得,姑娘带上陈老即可,正好给陛下请个脉,看看恢复得如何,也商量下后续又该如何调理,姑娘您说是吧?”

姬无盐颔首称是,“还是张总管考虑周到,不若……您先坐下喝杯茶,稍待片刻?”

张德贤自然点头称好。

莫说人给了这么多赏钱,就说如今的姬姑娘可是陛下面前座上宾——那块匾额可不是随随便便送的,姬家女子为尊总是与世俗格格不入,背后总免不了有些闲言碎语,如今这块匾额这么敲锣打鼓声势浩大地一送,往后谁再背后议论,只怕就要掂量掂量了。只要这匾额还没摘下来,这姬家背后就有陛下撑腰。

当然,这块匾额起初是不在赏赐清单里的——这种事情,大多都是按着惯例由张德贤去挑选就好了,大多都是顾着对方身份,挑一些好看的、名贵的,又不是那么独立特行的宝贝。只昨日上官寿进了宫上交了一块兵符,陛下圣心大悦,让人连夜制作了这样一块匾,也算是对上官寿归还兵符这一举动的“礼尚往来”。

是以本来早上就该送来的赏赐,到了午后方才送出。

这些事情姬无盐自然是不清楚的,她也不知这匾额到底有什么价值,只是陛下送的,自然是要挂着的,往后还要带回云州去……届时天高皇帝远的,挂不挂的,也就不一定了。

她换好衣裳带着陈老一道进宫,陛下精神不错,让人搬了躺椅在御花园里晒太阳,见着姬无盐,笑呵呵的招了招手让人免了礼,又亲自招呼着姬无盐在身边坐了,才笑呵呵说道,“听闻是姑娘再次用针灸之术配合着陈老制作的药丸才治好了朕,真是年轻有为、年轻有为啊!”

“陛下谬赞。”姬无盐微微起身屈膝,拘谨极了。

皇帝心情极好的样子,也不爱讲究那些个虚礼了,摆摆手,“不必多礼。朕让人搬来御花园里见你,就是想着你可以轻松些……正好,那寝殿朕也躺了那么久了,瞧着哪哪都不顺眼,改日得让人翻新下,也算去去晦气!”

姬无盐坐在边上,眼观鼻、鼻观心,温和又乖巧地配合着微笑。

一时无话,皇帝默了默,到底是没忍住,开口问道,“那、那人……当真再也不曾露过面?他不是说……”后面的话,皇帝没有说完。不管是林一的名字还是身份、或者是折磨自己这么久的蛊,他都不想再提起。

姬无盐便也不提,只摇头说,“不曾。许是知道小女将它留在了陛下身边,就算他夜闯姬家也只会白忙活一场吧……小女倒是担心了好几日,还请三爷帮忙安排了些国公府的家丁护院。”说完,兀自笑了笑,有些腼腆。

皇帝一边打量着姬无盐的表情,一边颔首附和,“是有这个可能性……彼时倒是朕疏忽了,应该给姑娘安排些侍卫守着……幸好没有伤及姑娘与家人,否则朕难辞其咎。”

最新小说: 签到诸天从笑傲江湖开始 磕cp被正主发现后,我被要挟了 恶婆婆不洗白,只虐渣儿女 绑定功德系统后,我靠直播爆红 洪荒之应龙本纪 阴影帝国 渣夫贬妻为妾?我改嫁权臣你哭啥 都命格成圣了,谁还苦炼功法啊 白月光死后,清冷佛子入魔了 海贼:烧烧果实狗都不吃